银龄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回复: 0

[原创] 化作金叶更护树-记老友李正家 蒂尕字禺草号汉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8 19: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派拉 于 2019-11-9 06:38 编辑

又到银杏黄,仰望老时光。

金秋庭院美,友去顿凄凉。

      每次上“汉阳树公园”去之前,都得给李老挂一个电话,作为礼节近六年来几乎没变过。

      又到银杏(树)果熟落叶飘黄,满园金黄一遍时节。(今天)恰逢族亲来汉,送所校的家谱,一拍即合相伴前往,汉阳显正街上的老宅怀清斋(现已是汉阳树公园)。拜访那里已生长540年的古银杏树(汉阳树)和老友-树的守护神李正家。去前和以往一样打电话,可一连给李老挂了两个电话,均没人接实感蹊跷,一种纳闷及忐忑不安之感油然升起。

    来到桂花(凤凰)巷转弯处,一转弯,就见涂老师坐在家门口晒太阳,我急忙三步并着二步,伸开双手迎起身来接的涂老师。老友相见分外亲热,一阵喧寒后,涂老师话题一转,收敛笑容还压低嗓门贴近耳根悲切一字一句地说道:“李老走了......”“ 什么.....”突感一震的我,仿佛被人重重捶上一砣,情不自禁向门楣上写着“汉阳树”三字的大圆门内望去,希望能见到李老的身影。每次进门,准会见到李老那热情的身影,和他亲手泡制清香扑鼻的热茶。

     说话间,从院中走出来一位中年汉子,涂老师上前介绍道:“这位就是李老的儿子......”残酷的现实告诉我,景致依旧斯人已去,秋景透出阵阵苍凉。

     熟悉的庭院已是一片金黄,仰望满树挂果,叶片逐渐转黄的银杏树,迎风飞洒的叶片,如金黄色的薄纱,随风伸向前方......古树、薄纱,在阳光下相映生辉,满园都是黄金甲那才叫漂亮。由于时间尚早,稀疏游客刚至,欣赏景致拍照者兴致如初,观赏依旧。

     一首清•龚自珍《己亥杂诗·其五》: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是对辛勤劳作一生的李老的写照;已化作金叶更护树,是对李老深深的思念。想着想着,鼻头总感到酸酸的。

     自1963年参加工作的李老,从汉阳织带厂退休回家,不甘寂寞的他,就来到“汉阳树公园”顶替王老。这里静得清苦超出人们想象。扫帚、躺椅、收音机,能缓解寂寞,要练就抗孤独超常的本领,那才不同凡响。从守树、看树、到爱树,是一砥砺前行的全过程。此园树叶一黄,游客会慕名而来,细语和脚踩踏落叶的索索声,是在倾诉一年中,太多太多的孤独时光。

    李老面对这张地标性名片,即:誉为武汉树祖宗的汉阳树,一守就是六年。不计时间报酬,热情服务的他,做出受人尊敬,领导嘉奖的业绩。早六点开门,晚七点关门,护树、巡查、打扫庭院公式化的生活,他竭心尽力一丝不苟。根据树况,往营养洞中加水、施肥,这是多年来弥补,因五医院大楼修建而切断南边水汽通道,使树阳光受阻、根系水供源不足,身居陋室之苦。

      记得那年初春,“武汉二更”电视采访汉阳树怀清斋主人,系李老电话告知。没隔两天,又与李老见相,一见面,他拉着我走到树下道:“你看看,那树丫上的几株小树,是不是叶子和大树不一样?开春以来一直疯长......”我用长焦拍下一看,是几株寄生树,回家后在网上与园林部门和媒体联系,很快园林部门派出专人架梯上去将其根除。

      在这幽静的庭院里,平日除了李老、银杏树和相伴的收音机外,几乎没有一丝声响,偶尔街坊、老友前来坐坐,喝茶聊天。这里的生活极其清静,仿佛到能听到自己呼吸声,一进一出呼呼作响。这里的一切早已凝固,只有记忆在树下静静的流淌。

      遇上前来探访的游客和采访者,李老就会拿出《巍巍汉阳树-记怀清斋主人张仁芬》“不爱钱,做好官,尤以活人为念......”的服务理念,“达者兼济天下,穷者独善其身”的做人本分,这是李老长褂嘴边的话题。不时还介绍书中先贤,除暴安民、收养160名遗孤、赈灾让房、维护汉阳治安,捐款支援革命军等故事。

       仰望院中葳蕤的古杏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园中不见世态炎凉,春闲秋忙绿黄(色)交替,转眼就是一年时光。白云苍狗一扫而过,淡淡印记也随烟而去,一切照旧平静无恙。闹中取静的凤凰巷12号,无缘城市的喧嚣、远离俗世的烦恼,闹中取静。超凡脱俗,如古井,无一丝涟漪的最高境界,这是李老六年来,不懈努力历练的遐想。

      这株高28米、胸径1.5米,冠幅达21.8米、树龄在五百四十年以上的古银杏(树),获取“汉阳树”美名的时间并不长,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汉阳区园林局为了挽救濒危古树,在一片老宅中发现这株古银杏树,撤资二十万新建“汉阳树公园”后才得此盛誉。此园,武汉市汉阳区凤凰巷12号,也跟着“汉阳树”一起扬名天下。

     据家父说:此树系明朝太常寺少卿王秩祖上所种,时间大约在成化年间。宪宗皇帝朱见深年号成化,在位二十三年即:1456—1487年。这与市园林局专家测算树龄相仿,2005年《武汉市第一批一级保护古树名目录》公布凤凰巷中的汉阳树的树龄是526年,即成化十五己亥年(1479年)相吻。还有种说法是明•布政使萧丁泰所种,此话不妥,史料上记载,萧丁泰建园修汲江亭时(明万历年间)此银杏树早就成才了。

    “武汉市汉阳区地方志办公室”和“武汉市汉阳区委”合编《汉阳历史文化精粹》中有这样一段记载:“明万历年间,萧方伯在凤凰山‘凤立梅岩’摩崖处构建“萧园”。在园内山顶建汲江亭,登亭南眺,滔滔长江一览无余。汲江亭在明末战火中被毁。清朝初副宪江西崖(蘩)购园林后重建,改汲江亭为御书楼,其它建筑沿用旧名。那时银杏树已植于“萧园”多年。”这和家父所说不谋而合。此树经历多次私家园林易主,有效见证汉阳府园林布局和几百年的发展史,至今还担当着传承“晴川历历汉阳树”的汉阳文化的重任。

       据叔祖父张抱真(啓璞)说,民国初年此树不幸被雷击,天火烧毁树的大部分枝叶,余下没烧的枝叶也逐渐枯萎,眼看活不成了。家中有人提出换树。蹊跷的是,那晚其妻胡明冰做了个梦:梦见两位狐仙坐在树枝上乘凉聊天,白衣大仙大声道:“你听说没有?这园子主人要换树哟!”黄衣大仙打岔道:“小声点,天机不可泄露。”然后压低嗓子说道:“按你所说,那就太可惜了!这树灵验得很,能保他家好几代人呢!莫看现在,要死不活的样子,明年就会返青.....”胡明冰一觉醒来,深感此梦奇异,连忙告诉婆婆汪老夫人,从此再没人敢言换树之事。不出黄衣大仙所述,第二年惊蛰一过,枯枝开始返青,下半年就枝繁叶茂,并茁壮成长至今。

       和小李师傅交谈中,他传给我《600岁汉阳树黄了,他却变成了一片落叶》一文,我迫不及待一口气读完,顿时热泪盈眶。六年来的交往,一幕幕一件件展现在眼前如同昨天。小李师傅还告诉我:“前天落下一个碗口粗的分枝.......”触景生情,使我想起世英叔为后人制定的"世次四语"(字派):“天人本合一  万有亦相通  民胞无吾与   心仪在大同。 ”世间万物均有情,何况走的是,无微不至照顾它,与之朝夕相处的李老,落枝虽残,涅槃尤生。我始终觉得,李老没走,他仍在庭院中......




  李老正家公近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银龄网 ( 苏ICP备16036262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11-20 23:33 , Processed in 0.067091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