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龄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6|回复: 7

[转载] 人物 | 你大概不知道:中国的“波音之父”,钱学森的导师——王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4 13: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相信各位热爱航空的每位同学都会一眼认出上面的两架大飞机:我国的国产大客机C919与著名的波音737。随着C919首飞的临近,C919很快也将和波音737同台竞技,向世界展示中国的航空产业实力。
而我们却可能不知道,如果没有一个人
今天也许不会有我们熟知的“波音737”
而如果没有他
可能今天便不会有穿行于空中的波音飞机
如果没有他
中国的“两弹一星”可能不会那么早诞生
如果没有他
...
在五四青年节临近,C919国产飞机首飞在即,中国航空业即将实现腾飞之际,小9将和大家介绍一位十分伟大的人物。作为麻省理工学院航空工程学硕士,波音公司的第一任总工程师,中国航空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他在中国乃至全世界人的航空事业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便是王助。
王助
波音之父
王助(1893-1965),字禹朋,河北南宫人,我国早期著名飞机设计师。
王助,字禹朋,1893年7月生于河北省南宫市城西南普济村。他12岁高等小学毕业时,正逢清政府筹建海军,于是他考入烟台海军水师学校,16岁那年以优异成绩毕业。1909年,清朝大臣出洋考察,王助、巴玉藻、王孝丰等9人被一同带往英国,开始了留学之旅。
1915年9月,他们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学习航空工程。在课程十分繁重的情况下,王助与巴玉藻仍主动去寇蒂斯、通用等飞机工厂实习,从飞机设计到钳工、锻工,无不亲身实践,常常在车间弄得一身油垢。1916年6月,作为麻省理工学院航空工程第二期毕业生,王助、巴玉藻、王孝丰3人获得航空工程硕士学位。这是中国人第一次获得航空硕士学位,而那一期航空工程专业的全部毕业生不过十余人。
王助等人毕业后,正赶上袁世凯称帝风波,他们的公费留学款项全无着落,无法立即回国。正是在这样的窘境中,王助得到了进入波音的机会,为中国人在世界飞机制造史上留下绚丽的一笔。
与波音公司的故事
在1916年,王助和他的航空专业同学们即便在美国也是很抢手的专业人才。王助毕业后经导师亨萨克介绍认识了在海军服役的维斯特维尔,并凭师兄威斯特维尔介绍得到了进入太平洋飞机公司(波音公司前身)的机会,并成为了太平洋飞机公司(波音公司)的第一任总工程师。
那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美国海军迫切需要一种水上教练飞机。美国太平洋飞机公司提出了自己的B&W飞机方案,但因为飞行性能存在问题被美国海军否决。
王助与Model C的合影
太平洋飞机公司的未来顿时被蒙上了阴影。但多亏了王助的航空设计知识,他根据B&W原型机提出新的设计方案,Model C。经过改进的C型机可以自动更正飞机的稳定状态,还能自动回归三轴中偏转的一轴,美国海军试飞后十分满意,向波音下达了50架订单,价值高达57.5万美元。这成为了波音公司的第一次商业成功,为其日后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毅然回国
王助虽然设计了大获成功的Model C飞机,却从来没有亲眼看到过这批美国海军订购的飞机飞上蓝天。王助和巴玉藻在海外留学期间,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时。他们深感中国如果没有空军,很难抵御外侮。研制自己的飞机、培养自己的空军,是这批中华民族精英归国的主要目的。
1917年11月,王助与巴玉藻等同学一起回国,在福州的马尾创建了中国第一家正规的飞机制造厂,自行设计、选料、制造了中国首批达到国际水平的飞机。
1919年8月,王助和巴玉藻共同设计出海军首架水上飞机“甲一”号初级教练机。1922年春,巴玉藻和王助又成功设计出世界上首座水上飞机浮站,解决了水上飞机的维修和放置问题。马尾不仅是近代造船工业的发源地,还是我国航空工业的摇篮,在1917年到1930年的13年间,这里创建了中国第一家正规的飞机制造厂,自行设计、制造出了在当时达到世界水平的飞机。他们还创办了中国首家飞潜学校。他们自编教材并授课,带出了中国自己培养的第一批航空工程师。抗战时与日军激战的中国空军英雄中,有许多是王助的学生。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到了1938年王助接到俄罗斯考察商谈中俄合作事宜,并在1939年回国后任成都航空研究所副所长(实际主持工作)。研究所在其到任后的两年内便得到迅猛发展,1941年8月1日扩充成航空研究院,研究院按照器材、飞机、气动分为三组。在王助的带领下研发了研驱一式、研轰三式、中运一式、研教一式、研教二式、研教三式和研滑-1等飞机,并撰写《一得集》讨论国防科技政策和航空工业发展的观点。
前卫的前掠翼试验机“研驱一式”
与钱学森的故事
王助还和我国“航天之父”钱学森颇有渊源。1934年王助曾担钱学森留美前导师,他曾安排钱学森到国内各飞机相关制造厂见习,并指导工厂技术实践和制造工艺。王助很是欣赏这个上进的后辈,并特意叮嘱他要注意工程技术实践和工艺的问题。王助还以个人名义给自己在麻省理工学院的老师亨萨克去信,为钱学森赴美学习做好铺垫。钱学森在晚年曾亲手写下对自己影响深刻的17名老师,其中对于王助的备注为“经验设计”。
钱学森的笔记
后来新中国成立,远在美国的钱学森希望回国支援新中国的建设,受到美国百般阻挠,被软禁长达五年。王助在那时也给钱学森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钱学森与王助的合影
1965年3月4日,王助在台南病逝,享年73岁。王助不仅用自己卓越的表现在人类的航空的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作为一位杰出的中国青年,他更向中国乃至世界所有人展示着中国青年应有的姿态。
在国产大飞机C919即将首飞之际,小9想说,中国的航空事业,就是有这样的一群人,才得以实现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发展,才得以走向繁荣。向王助先生致敬!祝愿中国航空事业越来越好!
部分内容来自网络
编辑:许健行

评分

参与人数 1老年币 +5 收起 理由
无忧无虑 + 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3-14 14:04:4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不知道的,波音空难背后的那个男人……
近期的几起航空事故将波音公司这家航空业巨头推上风口浪尖。尽管被43个国家“封杀”,美国联邦航空局3月12日的最新声明仍然坚持:“调查刚刚开始,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采集到任何可以得出结论或采取行动的数据。”
无论美国人“嘴巴有多老”,都无法掩盖737-MAX 8 是一款“多灾多难的机型”这个事实。投入商业运营以来,因为锂电池和燃油泄漏问题多次停飞,现在又因为疑似自动失速保护系统缺陷而导致半年内连续发生两起坠毁。再加上罗尔斯·罗伊斯发动机问题导致部分波音787机型停飞。
这一系列麻烦,还将一个在美国政坛&军界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推到了聚光灯下……
“倔驴”是谁
帕特里克·沙纳汉(中) 图GJ
这两款机型不仅拖累了波音公司,还将影响到一个在美国政坛举足轻重的大人物——美国国防部代理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这位出生于1962年的代理国防部长是华盛顿大学机械工程学士,MIT机械工程硕士,MIT斯隆管理学院MBA。在他2017年出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前,只有在一家公司任职的经历,那就是波音公司。
沙纳汉1986年加入波音公司,参与波音777项目,先后在737、747、767项目部任职。之后被调往波音综合防御集团旋翼机分部,负责V-22 “鱼鹰”、CH-47“支奴干”项目,最后担任旋翼机分部副总裁兼AH-64D“长弓阿帕奇”项目总经理。结束在757项目上的任职后,沙纳汉又被调回波音综合防御集团,负责地面中段防御系统、机载激光武器系统。
帕特里克·沙纳汉在波音公司一路坐到了高级副总裁的位置 图GJ
2004年12月担任波音导弹防御系统副总裁兼先进战术激光项目总经理。2008年,波音787项目遭遇困难,已经三次延迟交付。第一架试飞用机在总装时居然系统丢失,机身和机翼间的临时紧固件还少了1000个。波音董事长兼CEO吉姆·麦克纳尼把沙纳汉从军用部门调回,担任787项目总经理。沙纳汉加强了波音在生产和供应链方面的管理,大力推行“精益生产”,很快扭转了787麻烦不断的局面。因修复了787在制造、管理和全球供应链方面的BUG,沙纳汉赢得了“修复先生”的绰号。沙纳汉在波音整个民用飞机板块大力推行“丰田生产系统(TPS)”和“精益生产+”,成果逐渐显现。比如737单线年产量由22架提高到36架,并且降低了成本。使波音逐渐顶住了空客咄咄逼人的攻势,创新夺回了领先地位。也正是在推行“精益生产+”的时候,沙纳汉又收获了另一个绰号:“倔驴”。
他之后担任波音民机集团飞机项目高级副总裁,2016年成为波音公司全球供应链和运营高级副总裁,波音执行委员会成员,直到2017年进入国防部任职。
代替“疯狗”
2019年2月28日帕特里克·沙纳汉正式担任代理国防部长。他取代了外号“疯狗”的前国防部长马蒂斯。
特朗普在推文中宣布沙纳汉的任命,并指出沙纳汉在担任副国防部长和波音公司高官的时候都“取得了诸多的成就”,并补充说五角大楼新负责人将会是“伟大的”。
由此可以看出,沙纳汉的职业生涯与波音公司密切相关,特别是波音787更是其主导下重新启动并获得最终成功的。
然而,成也萧何败萧何,沙纳汉在管理方面的一些特点也许恰恰埋下了如今波音事故频出的种子。
首先是过于注重成本控制。根据沙纳汉在787项目工作时的表现,沙纳汉上任后,马上就做了四件事:
第一:是重新梳理预算,并重新核算成本;
第二:根据现有的预算与成本,重新梳理时间进度表;
第三:重新梳理供应链,找出每一个供应商的问题;
第四:到供应商的企业去,重新沟通项目进度,并有效的控制成本与风险。
沙纳汉在一次787项目工作复盘上说:“当我想到我们当时犯下的错误,正是我们没有充分考虑供应链的综合计划,以至于成本居高不下,无法按时交付。现在,公司正在重新制定计划并遵循”。然而,一味追求低成本将会造成产品质量方面的巨大问题,而这种问题在航空领域,特别是民用航空领域的爆发将意味着更加巨大的灾难。
其次是对工作进度的过分追求。沙纳汉对工作进度有一种执着得过分的追求。沙纳汉在负责波音787项目时,家住在西雅图市中心,每天乘坐自己的汽车前往埃弗雷特工厂。他早上5点从公寓出来,在路上打电话给他的妻子,通常在早上5:30到6点之间到达他的办公室。到达他的办公室后,他每天早上6:30与787领导团队进行15分钟的会议,然后早上7点都会与商用飞机老板卡森和卡森的领导团队进行电话会谈。
沙纳汉通常在晚上7:30下班,但通常在下班后还有与客户或供应商进行晚餐或会议。可能是晚上10点才返回他的公寓,他可以在整个晚上与世界各地的787计划保持联系。据一位波音工程师回忆:“2010年的一天,沙纳汉乘坐他的黑色轿车全速冲进工厂,然后他毫不犹豫地直奔楼梯而去,爬上了堪称全波音厂区最高的大楼,不知他为何如此匆忙,不过他的作风一贯如此。”这样的风格使沙纳汉在出任波音787项目主管时能够将其按期交货,然而萝卜快了不洗泥,紧迫的交货时间以及对交货速度的过分追求很有可能造成质量隐患,尤其是在降低成本的前提下更是如此。
近期波音公司产品事故频发可以说恰恰是节约成本和过分注重交货速度的后果。作为波音曾经的高管,沙纳汉难辞其咎。在斗争日趋激烈的美国政坛,特朗普的反对派大概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此外,沙纳汉在就任后刻意打压波音公司在军火工业的竞争对手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并将其产品F-35称为“完犊子了(Fed up)” 。如今波音自家的产品更加不堪,沙纳汉有可能在面对政坛反对势力大肆攻击的同时也要面临军工利益集团的强势反扑。
如此看来,这位国防部长的前途似乎不太乐观
——毕竟到目前为止他只是代理的。
本文作者马尧系复旦大学一带一路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研究员,著名时事及军事评论员,从事国际安全、地缘政治思想和军事装备及战略战役战术理论研究
深海区工作室 马尧
编辑:杜雨敖

发表于 2019-3-14 14: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欣赏!!

评分

参与人数 1老年币 +5 收起 理由
吴焱金 + 5 情真意切!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3-14 19:03: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人好样的!


发表于 2019-3-15 06: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助--生不逢时

评分

参与人数 1老年币 +5 收起 理由
吴焱金 + 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3-15 07:3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蒋介石没重用他!
发表于 2019-3-15 08:01:29 | 显示全部楼层
吴焱金 发表于 2019-3-15 07:38
是的,蒋介石没重用他!

蒋介石代表的是外国大买办的利益,也就是代表外国资本的利益,对中国航空工业打压是他分内之事。

评分

参与人数 1老年币 +5 收起 理由
吴焱金 + 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3-15 10:2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忧无虑 发表于 2019-3-15 08:01
蒋介石代表的是外国大买办的利益,也就是代表外国资本的利益,对中国航空工业打压是他分内之事。

这话击中要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银龄网 ( 苏ICP备16036262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5-23 19:27 , Processed in 0.071786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