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龄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3|回复: 6

[转载] "副部级"冯巩缺席春晚!万万没想到他竟是这样的"官四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0 08:3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吴焱金 于 2019-2-10 08:31 编辑

"副部级"冯巩缺席春晚!万万没想到他竟是这样的"官四代"!

那副永远笑呵呵的面孔背后,究竟藏着一个怎样的冯巩?
作者 | 北洋君
来源 | 北洋之家(bypm2016)
年前,就有媒体爆出
冯巩的小品被“枪毙”,没有过审。
果不其然,这个除夕,
我们没能等来他那句: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
我想死你们了!
说实话,没看到冯巩
北洋君心里还是有点空落落的!
印象中,陪伴我们33年的冯巩
总是精神抖擞,
有使不完的力气。

可我们似乎忘记了,
33年来,他的除夕夜从来
没能吃上一口热腾腾的团圆饭!
每年都是春晚结束后,
他接上媳妇和儿子,一起回天津,
到天津已经凌晨两三点了……
今年,他首次在家跟亲人一起过除夕。
面对央视采访的镜头,冯巩说:
“我三十多年没回家好好过春节。
我的哥哥姐姐嫂子们都马上年过古稀了,
能跟他们踏踏实实吃顿团圆饭,
说句心里话,是我多年的梦想。
今天的年夜饭很丰盛,
都是我儿时的记忆。”
1986年,28岁的冯巩
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
全国观众一下子就记住了
这位长得逗、表情逗、声音逗、
相声说得更逗的小伙子。
从1986到2018,
连续33年上春晚的冯巩,
一年也没落下过,
他也从相声小鲜肉,
变成了年逾花甲的老腊肉!
民革中央副主席冯巩在民革中央中心学习组纪念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70周年学习座谈会上的发言。
冯巩另一身份多数人都不太清楚,
2017年12月,
他当选民革中央副主席
他还是全国政协常委,
中国文联副主席,
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广播艺术团团长。
有媒体说:冯巩已官至“副部级”!
可他从来没把自己当过干部,
不管走到哪儿,
还是那么拼命地卖力表演!
其实,冯巩还是一个“官四代”
有着极为显赫的家族身份,
2015年,在电影《建党伟业》中,
冯巩扮演了冯国璋,
网友惊呼相似度99%!
原来,冯巩的曾祖父就是冯国璋。
冯国璋是北洋三杰之一,
直系军阀的创始者,
1917年出任代理大总统。
冯巩的祖父冯家遇,
留学德国实业救国,
创办了天津油漆厂、保定电灯厂
冯巩的父亲冯海岗、母亲刘益素都是
辅仁大学毕业的高材生。
外婆家做实业开银行,
是真正的京东第一,
与大名鼎鼎的荣毅仁家齐名。
冯巩虽出身“豪门”,
却在大杂院里度过艰难的童年生活,
他虽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
却十多年一家二代人
挤在一套狭小的两居室里;
他结婚36年,
从没听说他有一星半点绯闻;
他是笑星,
他更尝试演电影、当导演,
还拿过好几个“影帝”;
电影《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剧照
30多年春晚,他换了近20个搭档,
从没一个人说过他一句不好;
他带红了贾玲、白凯南很多学生,
从没上演过师徒大战,
提起他,所有徒弟无人不感激!
我们不禁想弄明白,
那副永远笑呵呵的面孔背后,
究竟藏着一个怎样的冯巩?
NO.1
童年冯巩:生在总统别墅
捡煤球、烂菜帮长大
在天津市民主道,
有一幢红色的欧式别墅,
这座小楼,就是冯国璋故居。
天津,冯国璋故居
1957年12月的一天,
冯巩就出生在这座小楼里,
小时候的他,
人小嘴甜,
父母和兄姐们都非常溺爱他。
1966年,一场风暴袭来,
在一片“打倒反动军阀的孝子贤孙!”
的口号声中,
9岁的冯巩才第一次知道,
自己竟然还有一位
曾是军阀总统的曾祖父。
在他那朦胧的意识中,
曾祖父无疑是一颗“灾星”。
保姆被撵走了;
哥哥姐姐们离开了家;
父母游街挨斗的场面,
吓得他浑身颤抖;
冯巩童年照片
没多久,冯家被撵出了那座小楼,
被赶到大昌兴胡同的一个大杂院里,
冯巩跟父母一起
住进一间仅有12平方米、
连窗户玻璃都没有的小屋。
那时,冯家的日子过得非常苦。
父亲工资停发了,
被遣送回河北老家劳动改造。
全家八口人的花销,
全靠当教师的母亲每月几十块的工资。
就是这点儿钱,
每月要给冯巩的父亲寄20元,
要扣除房租15元,
还要接济远在内蒙古和甘肃
下乡的三个儿女……
2005年春晚,
在小品《艺术人生》中,
冯巩回忆起这段艰难的童年生活,
一度要掉眼泪:
一个9岁的孩子,
到菜市捡别人不要的烂菜帮儿,
到工厂的废土堆
捡冒着热气、
还在燃烧着的煤核儿。
冯家几代人没有“艺术细菌”,
可他从小却表现出了
一种独特的表演才能,
上小学时,
他已经成为学校宣传队的骨干。
十来岁时,冯巩偷着卖掉了
曾祖父故居一只大铁炉,
换来了人生中第一把胡琴。
跟父亲好友周玉铮学了三个月后,
冯巩就能在院儿里给大伙拉一出样板戏,
曲艺天赋初露头角。
就在冯巩13岁那年,
一次偶然的登台表演,
和与两位重要人物的见面,
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那年,恰逢天津市搞文艺汇演,
老师看他机灵活泼,口齿伶俐,
就让他与另一个同学合说
马季、唐杰忠的名段《友谊颂》。
演出这天,冯巩的表演赢得了满堂彩,
一个13岁小孩儿会说相声的消息
传到了马季耳朵里。
他与唐杰忠专程来到天津二十六中,
提出要听冯巩说相声。
那天,马季与唐杰忠
每人捂了一个大口罩,
他们发现冯巩在曲艺方面天赋异禀,
那俩小眼一滴溜,就让人想笑。
等冯巩表演完,两人才摘下口罩。
上世纪70年代,马季与唐杰忠合说相声《友谊颂》
冯巩一看惊呆了,
报纸上见过的两位相声大师,
竟乐呵呵地站在自己面前!
正在冯巩激动地不知
如何是好的时候,
马季拉起冯巩的手说:
“做我的徒弟,
以后跟我学相声怎么样?”
冯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激动地喉头一热,
差点儿掉下泪来。
马季本想带走冯巩,
可最后,他还是卡在了“政审”上!
从技校毕业后,
冯巩当上了纺织厂工人。
在这里,他遇上了一位好搭档
——刘伟。
这个刘伟,不是别人,
就是冯巩的第一个搭档、
日后一起说相声说到春晚的刘伟!
NO.2
青年冯巩:从工厂钳工
到春晚舞台最闪亮的笑星
在当时情况下,
要改变自己的政治命运,
唯一的出路就是参军入伍。
机会来了,沈阳军区宣传队要文艺兵。
点名要冯巩和刘伟,
可工厂领导坚决不答应。
冯巩和刘伟豁出去了,
他俩悄悄上了火车,
不顾一切地去了部队。
冯巩、刘伟作为文艺兵进了部队,
花名册上却没有他们的名字。
他们当了两年的“黑兵”,
最后又不得不退回天津,
成了没有身份的社会游民。
好在纺织局的一位干部听过他们的相声,
将俩人安排进天津制线厂。
虽说是在工厂当了钳工,
可冯巩认准了说相声,
就从没有想过放弃!
一有空闲,他就坐火车
到北京登门向师傅马季求教。
因为有了冯巩和刘伟,
天津市里所有规格的厂区文艺比赛,
只要制线厂参加,
就没让第一名旁落过!
1980年,23岁的冯巩
终于在梦想的路上更进一步,
成为了中国铁路文工团的演员。
1985年,“北漂”五年的冯巩
在相声圈已经小有名气,
就差一个机会降临……
他也没有想到,
命运突然就垂青了他!
一天,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
找到他,开门见山便说:
你就是冯巩吗?
我是中央电视台导演黄一鹤,
今年春晚,想约你参加我们的节目审查,
你能参加吗?
就这样,只有28岁的冯巩,
跟他的搭档刘伟
一起登上了1986年春晚舞台,
两人合说的相声《虎年说虎》大获成功,
冯巩的名字也随着
这只“虎”走进了千家万户~
1987年,第二次上春晚的冯巩
竟然一口气说了两个相声,
先是跟搭档刘伟合作了
《巧对对联》。
两个多小时之后,
他又跟马季、赵炎、刘伟、王金宝一起
合作了历经30年不褪色的
中国相声经典之作
《五官争功》!
↓↓↓↓↓
1988年,第三年上春晚,
30岁的冯巩站在C位上,
跟刘伟、戴志诚、牛振华、赵宝乐
一起说了群口相声《求全责备》。
但是,在1988年的春晚中,
另一个已经40岁的相声演员,
第一次亮相春晚舞台,
就用一句:领导,冒号,
一鸣惊人,拔得头筹!
这个人,就是牛群
那一年,他跟李立山搭档说的
“巧立名目”吃烤鸭的相声,
堪称经典、轰动全国!
在这个相声作品里,
几乎每句话都是金句,
“有理寸步难行,无理走遍天下”,
现在听来不仅尺度很大,
更是极具对现实的讽刺。
此时,冯巩一定不会想到,
未来十年他将会与牛群一起,
开启相声生涯中最黄金的十年!
冯巩与牛群的合作非常偶然,
1988年春晚过后,当踌躇满志的冯巩
正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
搭档刘伟却出国了……
没了相声搭档,
冯巩只好先把电视剧《那五》拍完,
在这部电视剧中,
聚集了日后的好几位大腕
——倪萍、牛振华、牛群、李丁……
通过一部电视剧,
观众认识了演员冯巩,
也是通过这一部电视剧,
冯巩与牛群结下了"艺"缘,
两人正式组合!
1989年,冯巩和牛群第一次搭档准备春晚,
除夕夜前五天,
晚会总导演突然通知:
你们原定的相声不太合适,
抓紧时间突击搞一个,
争取能顶上。
他俩听后一下子懵了,
只有五天时间,
能创作出一个好相声吗?
冯巩和牛群决定拼一拼,
他俩把自己关进一个小房间,
从创作剧本、到反复修改排练,
五天几乎没有合眼,
除夕夜,他们拿出了相声《生日祝辞》。
这个讲女婿讨好丈母娘的相声,
大获成功,
牛群冯巩黄金组合,横空出世!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
那一年,临时被枪毙
而没有机会登上春晚舞台的相声,
就是足以记入中国相声史册、
对官僚主义极尽讽刺的
经典作品《小偷公司》。
《小偷公司》太经典了,大家一定点开看一看
这个相声1990年在《综艺大观》播出,
把“小偷公司”部门冗余、
人浮于事、官僚作风讽刺得
针针见血、拳拳到肉!
“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时隔近30年,再听《小偷公司》,
只能评价四个字:
不服不行!
冯巩+牛群,
中国相声界最佳拍档应运而生,
他们把各种新鲜形式运用到相声里,
1993年,他们把拍卖会
搬到了春晚现场!
↓↓↓↓↓
1994年,他们把点子公司
开到了春晚现场!
↓↓↓↓↓
1995年春晚,
冯巩与牛群合说《最差先生》,
他第一次说出了: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
我想死你们了!
↓↓↓↓↓
1998年春晚,
牛群冯巩拉着洋车上了春晚,
冯巩一边拉着洋车,
一边唱着“牛啊,群啊,送到哪里去,
送到千家万户的厨房里!”
↓↓↓↓↓
1999年春晚,
冯巩、牛群表演《瞧这俩爹》
冯·斯托罗夫斯基·巩成了那一年
最搞笑的梗!
↓↓↓↓↓
冯巩做梦也没想到的是,
1999年春晚,竟成了两人的春晚绝唱!
原因是牛群这个老大哥忒能折腾,
从明星足球队队长,
到玩起了摄影,
后来,竟然抛下自己
去安徽蒙城县挂职当起了副县长!
牛群横竖是不说相声了,
那冯巩怎么办?
所以牛群是这么说的:
“这辈子我只给我爸妈磕头,
我给冯巩磕了两个头……”
牛群也是重情义的人,
2000年春晚,
他跟冯巩一起亮相,
然后隆重地把冯巩的新搭档介绍出场,
——新搭档不是别人,
是还长着头发的郭冬临。
那一年,能感受到,
冯巩真的拼了,
他把所有看家本事都抖了出来!
快板打得666!
↓↓↓↓↓
三弦弹得顶呱呱!
↓↓↓↓↓
吉他弹得有模有样
↓↓↓↓↓
其实这个作品还有一个小插曲,
节目正直播的时候,
吉他的带子突然就断了。
但是两人丝毫没慌,
非常自然地继续表演。
虽然这个相声堪称春晚中的经典,
但从此之后,
冯巩再没找到自己的固定搭档,
从朱军到周涛,
从闫学晶到王宝强,
从牛莉到白凯南,
从高晓攀到傅园慧……
33年,陪在他身边的搭档,
换了近20个,
冯巩,却始终坚持了下来!
能坚持上春晚有多难,
一年12个月,9个月在准备春晚,
有记者曾问冯巩,
能每年上春晚的秘诀,
他说:我准备三四个节目呀,
枪毙了我,我再拿一个,
你再枪毙我,我还有呢……
冯巩说得轻松,
可这里面承受的巨大压力和
极为艰苦的创作可想而知。
而冯巩最让人钦佩的是,
在忙着上春晚的33年里,
他还成了一个好演员,好导演,
顺道领走了好几个大奖!
NO.3
演员冯巩:只要观众需要
我随叫随到!
冯巩曾给自己的评价是:
相声界演戏演的最好的,
演员里最会做导演的,
导演里最能写剧本的,
编剧里最会说相声的。
他可决不是吹牛,
1993年,他主演的《站直咯别趴下》,
就获得了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
↓↓↓↓↓
1998年,上映了一部片子,
叫《没事偷着乐》,
他在里面饰演的是张大民!
↓↓↓↓↓
凭借这个角色,
冯巩拿下了第18届金鸡奖的
最佳男主角,
收获了“影帝”殊荣!
2004年,冯巩主演的喜剧电影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上映大获好评,
获得了十二届大学生电影节
最受欢迎喜剧片、
最受欢迎男演员两个奖项。
↓↓↓↓↓
2007年,他拉上牛群、刘金山、闫妮
自导自演了一部电影,
《别拿自己不当干部》,
获得了第12届华表奖的
“优秀故事片奖”。
↓↓↓↓↓
从春晚舞台到大荧幕,
从笑星到影帝,
从艺几十年来,
冯巩演的无一例外全部都是
底层小人物,
演活了老百姓的辛酸苦辣。
冯巩说:“我喜欢演小人物,
也因为我生活在小人物中间,
熟悉他们,理解他们,也喜欢他们。”
从艺40多年来,
冯巩从没把自己当明星,
他总是说:只要观众需要
我随叫随到!
1986年春节,
上了春晚的冯巩一夜成名,
第二天回到天津过年,
他带着老婆儿子去动物园,
结果,人们都不看动物了,
全都围着冯巩签名照相!
妻子问他,那么多人围着你,
你烦不烦啊?反正我挺烦!
冯巩跟妻子说:千万别烦,
有朝一日观众不理你了,
你就更烦了!
这些年来,
冯巩几乎与娱乐圈绝缘,
一、他没有代言过任何产品,
二、他没有在任何综艺节目上
担任过导师。
我们最经常见到的就是他不知疲倦地
在各地慰问演出的身影!
1995年,冯巩参加中央艺术团
第一次到西藏慰问演出,
演出前,由于高原反应,
冯巩发烧到快40度,连续几天高烧不退,
得知领导不让他参加演出了,
他一把扯下输氧管,
就去找领导请战:
我是来西藏演出的,
光在医院躺着我没脸向观众交代,
1985年上老山前线慰问,
我连遗书都写好了,
高原反应发个烧算不了啥!
终于,冯巩在医生的监护下
带着氧气瓶来到演出现场。
轮到他上场时,他拔掉吸氧管,
满脸笑容,精神抖擞地跟牛群登场了!
在现场观众的热情欢呼下,
他们又加演了一个相声,
前后演了将近20分钟,
退到后台,冯巩嘴唇发白、面无血色,
医生一试,他脉搏只有三十几……
2008年,汶川地震灾害发生时,
冯巩率第一个演出团
在第一时间赶赴地震重灾区演出9场;
当青海玉树发生地震灾害、
甘肃舟曲发生泥石流灾害时,
他又赶赴第一线,
又是卖力演出,又是出钱捐款;
2018年12月27日,在冯巩准备
2019年猪年春晚最关键紧张的时刻,
他又带团奔赴内蒙古通辽市科左后旗
走进农村慰问演出。
冯巩2018年12月27日慰问演出(上图),当天演出的舞台非常简陋(下图)
这个舞台有多简陋?
没有绚丽的灯光,也没有任何舞美,
一个简单喷绘的背景,
一条临时铺的红地毯,
一套简单又简陋的音响,
而冯巩当天为老百姓表演的相声,
却一点儿都不含糊,
是为今年猪年春晚送审的作品
《我爱诗词2》。
冯巩2018年12月27日慰问演出现场
此刻,坐在农村小礼堂里
听冯巩说相声的老乡们
一定是开心幸福的。
因为不管是站在春晚舞台,
面对全国亿万观众,
亦或是站在简陋的农村小会堂,
面对百十来位老乡,
60多岁的冯巩始终把每一个演出
都当做是“春晚”的舞台,
把每一位观众都放在心中
最高位置上。
他始终记得:
观众永远大于天!
虽然这个相声没能登上今年春晚,
但这样的演员冯巩,
真的值得所有文艺工作者学习,
更值得我们致敬!
NO.4
好人冯巩:
没有人格干不长!
我们常常用“德艺双馨”形容
老一辈艺术家。
北洋君更想用“好人”
来形容冯巩的为人!
1980年至1990年,
冯巩没有自己的住所,
在团里排练厅临时用木板隔开的一间房,
冯巩整整住了十年,
在这小屋里娶了媳妇,当了爸爸!
夏天小屋里又热又不通风,
年幼的儿子浑身上下都是痱子,
冬天屋里温度低,
一到晚上楼里黑灯瞎火、静得吓人。
赶上冯巩外出演出不在家,
妻子一个人搂着孩子彻夜难眠。
1991年,单位终于分给他一套住房,
领导握着冯巩的手说:
你是咱们团里这么多年来
唯一没有提过住房困难的人。
谁能想象,
早已成为大笑星的冯巩,
已经连续上了6年春晚的冯巩,
此时才终于住上了自己的房子。
对待朋友,冯巩更是厚道,
有一次,赵宝乐在外地演出时突然患甲肝,
浑身发黄,面容憔悴得可怕,
冯巩裹着一件军大衣在病床前
陪伴他了三天三夜。
医生说,肝炎传染,劝他离开,
冯巩说:异地他乡的,
我陪着他,他心里踏实。
对待父母,
冯巩是个孝子,也是个贤婿。
他常说一句话:
“连父母都不爱的人,他能爱谁呀!”
对岳父岳母,冯巩非常孝敬。
分到房子有了自己的家之后,
他把岳父母接到北京,
与全家合住狭小的两居室十多年,
三代人和睦相处,老人颐享天年。
十多年前,冯巩的母亲刘益素
得了老年痴呆症,
不仅将女儿家的电视、手机、茶杯
摔得一片狼藉,
而且谁要靠近她,她就打谁。
冯巩的哥哥姐姐也都步入老年,
再这样下去,哥姐都会被拖垮的。
冯巩心如刀绞,
他说:“我把母亲接到北京去。
你们放心,我比你们岁数小,
经得起折腾。”
冯巩和妻子艾慧基本停止了工作,
全心全意地在家里护理母亲。
冯巩特意买回了智力拼图。
耐心地跟母亲讲:
“妈,这是大象,
你在公园里见过的,还有印象吗?”
渐渐地,母亲能完成一些简单拼图。
每完成一个,冯巩就会奖励她一颗樱桃,
这时,老人就高兴得像个孩子。
33年来,冯巩对春晚节目组
唯一提过的要求,就是
“把我的节目放在零点前,
要尽早赶回天津陪老母亲吃年夜饭。”
2015年,央视《面对面》节目上,
记者问冯巩:老母亲生病了,
为什么还要坚持上春晚?
冯巩说:我妈今年95了,
眼也花了,耳也聋了,
小脑也萎缩了,也不认识我了,
但每年春晚,我哥哥还是把她
推到电视机跟前,
她喜欢看我在春晚上演出,
我特别欣慰,
所以,春晚我得好好演!
记者又问冯巩:
如果有一天,
你不上春晚了怎么办?”
他那标志性的小眼一眨巴,沉默片刻。
不要紧,将来大家能想起来,
有一演员说过“我想死你们啦”这就够了。
至于什么时候离开,
冯巩说:
当上场的掌声不如下场的厉害,
我就该走了……
没想到告别春晚的这一天,
来的这么快!
从1986年冯巩首登春晚,
至2018年的狗年告别,
30多年的时光过去了,
冯巩的眼也耷拉了,
脸也皱皱巴巴了
没人能抵得过岁月,冯巩也不例外……
2017年12月,
冯巩过60岁大寿的照片传到网上,
他头戴生日帽,
面色微醺跟徒弟白凯南相拥着,
一间普通的小馆子,
没有宾客簇拥,
更没有席开几十桌,
他就像一位我们身边的老人,
跟最亲近的人一起,
吃吃饭,喝喝酒……
为什么观众一直偏爱冯巩?
为什么他连续33年上春晚,
虽被批评成“春晚钉子户”,
但很少人会反感,
或许就如他自己对优秀演员的定义:
没有天赋干不了,
没有勤奋干不成,
没有文化干不大,
没有人格干不长!
这四句话说起来,不多也不难,
或许,很多人做到能前三条就成明星了,
而冯巩之所以受人尊敬爱戴,
是因为他始终记得:
做好演员要先做好人,
没有人格干不长!
这,就是真实的冯巩,
一个把艺术当生命,
把观众当做天的冯巩,
一个有血有肉,
有情有义的冯巩!
其实,我们也想说一句:
亲爱的冯巩,
我们也想死你啦!
作者:北洋君,来源:北洋之家(bypm2016)。本文主要参考文献包括:德艺双馨说冯巩 廉声、何皖《思想政治工作研究》、冯巩 在母亲患痴呆症的日子里 作者肖学利《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2年04月06日 第 10 版)央视新闻《面对面》:想死你了,冯巩。灼见经授权发布。



评分

参与人数 1老年币 +5 收起 理由
刘岩平 + 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2-10 08:32:59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 ... 2g3pSRgMOyxaVwRi#rd

"副部级"冯巩缺席春晚!万万没想到他竟是这样的"官四代"!
 楼主| 发表于 2019-2-10 08: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孝善情怀】一个关于灵魂的真实故事
一个关于灵魂的真实故事
孟树亘曾任国民党144师副师长。台儿庄大战时,他浴血奋战,获“抗日英杰”奖章。文革开始后,孟树亘因历史问题受到冲击,其子孟凡民宣布与父决裂,并成为造反猛将。
有一次,孟凡民所在的造反团体准备召开一场批斗会,批斗对象包括其父孟树亘的莫逆之交、保定市第十二中学教师李湛功。李湛功的二哥将李接到家中藏匿,造反派发现他失踪了,到处查找。孟凡民知道内情,通报给造反派,李湛功很快被揪了出来。1966年12月,李湛功被折磨致死。孟树亘知悉儿子告密后,手持木棒等在家门口,把回家的儿子挡在门外,大吼“滚”,抡棒就打。此后,孟凡民再也没有回过家。
1980年,孟凡民和吕瑞芬结婚。父子间矛盾仍在,孟树亘对儿子的婚事一无所知,吕瑞芬也没有去拜见公公。1988年秋,孟父心脏病发,卧倒在床。由于政策一直未落实,孟父每月只能领取极微薄的薪金。他病倒后,保姆负担加重而工资却无法提高,走了。吕瑞芬对孟凡民说:“爸爸不认识我,就让我去他那儿当保姆吧。”
第二天一早,吕瑞芬来到公公家,说:“听说您这里需要保姆,我想得到这份工作。老人说:“我收入有限,工资不高,你愿意吗?”吕瑞芬说:“我是外地人无依无靠,在您这儿有吃有住就心满意足了。”老人说:“那你就留下吧,什么时候你找到合适的工作,想走就走。”这是吕瑞芬第一回面对自己的公公。
一天晚上,吕瑞芬向老人提及他的儿子说:“二十多年的事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亲人到底是亲人啊”老人眼里满是凄怆,说:“凡民犯的不是小错,手里有人命啊!当年李湛功被我儿子害死,他妻子也自杀了,这是两条人命啊!我若原谅了凡民,人家九泉之下也不会原谅我呀。”老人老泪纵横,吕瑞芬不好再说下去了。
1990年冬,70多岁的孟树亘突发心肌梗塞住进医院。医生说,最好的办法是做心脏搭桥手术。孟凡民夫妇商量后,决定用自己的铺面作抵押,筹措资金,把老人送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做心脏搭桥手术,通常是截取病人自己腿上的静脉血管做材料。医生检查时发现,孟树亘的血管已缺乏弹性。为了不影响手术效果,孟凡民要求医生从他的腿上取血管。父亲的手术非常成功,孟凡民放下了心头石。
第二天晚上,吕瑞芬用轮椅将孟凡民推到孟树亘的病床前,父亲安详地沉睡着。二十多年过去了,孟凡民第一次如此亲近地看着父亲,眼泪刷刷地往下淌。住院期间,为了不使老人受刺激,孟凡民只在老人酣睡时才默默陪伴他。有一回,他听到老人在梦中竟念叨着他的小名:“凡凡,凡凡。”回到病房,孟凡民不禁失声痛哭。
有一天,吕瑞芬在自己家中呆了很久,回去时已近午夜。外面飘着大雪,远处的景象使她惊呆了:老人拄着拐杖站在风雪中,满身雪花。吕瑞芬搀扶住老人说:“这么冷的天,您怎么出来啦?”老人说:“夜深雪大,你不回来,我不放心啊!”听了这话,吕瑞芬的泪水直往下掉。
1993年春,孟老背负了数十年的问题终于得到解决,有关部门对他的工资待遇做了调整,医疗费全额报销,还分给他一套两居室的住房。生活安定了,孟树亘却没有轻松下来,为抢救历史资料日夜忙碌。由于操劳过度,老人的眼角膜发炎,且久治不愈,渐渐失明,吕瑞芬成了他须臾难离的拐杖。父亲失明后,孟凡民常去帮吕瑞芬照料父亲。他怕父亲听出自己的声音,和吕瑞芬说话时尽量压低声音,或者干脆打手语。孟老也只当此人是吕瑞芬的家人,对他十分感激。
1996年,孟凡民感到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诊断结果几乎将他击垮:肺癌晚期。孟凡民做手术的那段日子里,吕瑞芬心力交瘁,两头奔波,用柔弱的肩扛起了两个家。
孟凡民虽然做了手术,却难以挽留生命。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他总结一生的得失,感到最大的幸福是得到了一位好妻子,最大的错误是文革中犯的劣行,最大的遗憾是不能得到父亲的宽恕。他给父亲留下了一封绝笔信:“亲爱的爸爸,我要先您一步去了。此生此世我不管用怎样的方式都难以洗刷掉我留在您心头的阴影。假如还有来世,我仍将尽最大努力清洗自己的过错。我不奢望得到您的谅解,但我会永远爱着您……瑞芬是我的爱人、您的儿媳,她也会永远爱着您……”
弥留之际,孟凡民拉着妻子的手深沉地道了一声 “辛苦”,两行热泪表达了他的敬意。他向医院和公证人员交待了最后的心愿:把眼角膜捐给父亲。孟树亘的眼角膜移植手术做得很成功,重新见到了光明。老人心脏不好,受不得一点儿刺激,吕瑞芬一直没有把孟凡民的遗书给老人看,所以孟老在生命的最后四年里,始终不知道是儿子的眼角膜让他重回光明世界。
1997年元月3日,孟树亘溘然长逝。守候在他身边长达12年之久的儿媳吕瑞芬购置了一块墓地,将老人与丈夫合葬。从此,孟家父子便永远相伴在一起。


发表于 2019-2-10 09: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冯大师是我们天津籍老乡们的骄傲!

评分

参与人数 1老年币 +5 收起 理由
吴焱金 + 5 情真意切!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2-10 09: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齐鲁好汉 发表于 2019-2-10 09:16
冯大师是我们天津籍老乡们的骄傲!

恭喜!


发表于 2019-2-10 14: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

评分

参与人数 1老年币 +5 收起 理由
吴焱金 + 5 备受鼓舞!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2-10 15: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岩平 发表于 2019-2-10 14:08
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

难得娱乐圏有个相对清白的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银龄网 ( 苏ICP备16036262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4-20 14:39 , Processed in 0.136470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