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龄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1|回复: 3

[转载] 访开浦江游览船的老船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9 09: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0.gif
   1.jpg

  访开浦江游览船的老船长

  黄浦江边的复兴路码头,停靠着江上唯一的一艘龙船----浦江游号。

  2013年7月9日上午,龙船上,老船长蔡展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我在黄浦江游览船上做了15年的船长。”现在担任上海浦江游览有限公司航务主管的蔡展虽然已经离开了船长的岗位,但说起和黄浦江,和外滩的缘分,他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蔡展1962年出生在上海崇明,11岁那年暑假,在市区工作的父亲第一次带他到上海,那时候,崇明人去市区都说去上海。父亲照例去上班,安排他住在外滩某个招待所,在上海玩的三天,他每天都要把从北京路到金陵路那段外滩来回走两遍。外滩人很多,也是在这里,他第一次看到了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情人墙边真的是人挨人,排满了一对对情侣;海关钟楼钟声悠扬,黄浦江面汽笛声此起彼伏,对岸陆家嘴江边的船厂又传来金属敲打声,组成了一曲和谐的乐曲。

  “那是农村孩子第一次接触大都市的繁华,世上竟然有那么美好的地方!”蔡展这样描述当时的感受:“以后要是能生活在这里该是多美啊!”

  没想到,20年后,愿望成真。

  蔡展后来考上南京航运学校,航运专业毕业后分配到上海客运轮船公司,最开始是开崇明岛到市区的三岛航线。30岁那年,他成了浦江游览号的船长,“这个年纪当上黄浦江上的船长,是不多的。一般来说,从船员到船长,起码8年-10年。”言辞间自豪之情溢于言表。“我几乎和每个朋友都讲过这段往事。”

  蔡展告诉记者,浦江游览船最早的码头在北海路、黄浦公园旁,航线是往北开到吴淞口再折返。后来往南搬迁到金陵路,再后来搬到了现在的复兴路。

  从复兴路码头起航,游览船大概十分钟左右就能开到外滩的海关钟楼,这也是通常人们最爱的外滩欣赏角度。

  别看黄浦江貌似波澜不惊,在这里驾驶船只难度不小。蔡展介绍说,由于黄浦江是狭水道,航道复杂,行驶难度大,尤其是到陆家嘴这里,黄浦江打了个120度的最大弯头,因此,行内有句话“船长好当,陆家嘴难过”。

  和蔡展聊黄浦江、聊外滩,记者深深感受到,老船长常年在这里工作积淀的深厚感情。外滩1号、3号、5号……一幢幢楼他都如数家珍。“在我当船长的15年里,外滩变化很大,这两年,变化更大。”

  首先是变长了,从一个点的概念,成了一条线、一个面。南外滩、北外滩,外滩风景线不断延伸。

  其次是功能转型,黄浦江从航运功能、工业功能慢慢转向观光功能、休闲功能。以前江面上过境货船多,现在是游船多游艇多;两岸的仓库、工厂、码头逐渐被亲水平台取代。“真正还江于民,老百姓离江越来越近。”

  第三是生态改善,黄浦江水越来越清,河里小鱼小虾越来越多,水鸟、海鸥也出现在外滩天际线。

  这些变化只需登上龙船4层甲板,向四周眺望便可以看到。往南望是一片沙滩,往北看,几艘弹眼落睛的游艇静伫码头。

  蔡展还提到最近一次外滩综合改造带来的变化。此前,每年夏季,外滩因为车流量大,路面总感觉冒着青烟,直接影响了人们欣赏外滩之美。现在过境车辆分流至地下,观景平台更加宽敞,人与景构成一道和谐的风景线。

  15年,5000多个日子在浦江航线上来回,说蔡展比旁人更懂黄浦江的美、外滩的美也不为过。“浦江夜景比白天更美,江面波光粼粼,万国建筑博览倒映在湖面……”恐怕是嫌语言太过乏力,蔡展掏出手机,翻出他拍摄的外滩夜景给记者看,画面里和平饭店绿色的尖顶分外妖娆。他强调说,“从船上看外滩比在地面上看更美”。“船上视野开阔,视角不一样,记得去年年底跨年倒计时3D灯光秀在外滩上演,当天我就是在船上看的,那感觉真叫一个‘震撼’。”

  “外滩的美景,真是百看不厌!”他久久盯着手机,喃喃自语。

  外滩之美,得益于南外滩换颜

  浦江轮渡船老船长李万芳的船龄比记者的年龄还要长。

  在35年工作生涯中,他可谓阅尽浦江之美、外滩之变。“我一直住在浦东东昌路码头附近,可以说从小就是看着外滩长大的。”

  李万芳对轮渡曾经的辉煌历历在目。上世纪80年代,每天有百万市民乘轮渡过江,当时的渡船比现在的地铁挤得多,等候区有4道门拦着,一般乘客到了渡口起码要等2班船,10到20分钟才能上船。

  随着过江方式日益丰富,轮渡渐趋没落,几乎所有浦江航线的客流量、营收都在下降,只有一条线是上升的。那就是李万芳所在的东金线。

  东金线,即东昌路到金陵路,直线距离980米,15分钟一班,8分钟开到对岸。这是黄浦江上最为繁忙的一条航线,节假日里东金线一天的营业收入抵得上某些线路一个月的总量;这也是黄浦江上最美的一条航线,有着“外滩第一渡”之称。

  “嘟”,船长摁下汽笛,每一班轮渡由此开始,水手听到“发令枪”,关门、解缆绳,轮船起航。李万芳告诉记者,东金线基本没有固定乘客,最多的就是海内外游客。“外国友人多,外地朋友多,每当听到他们对外滩的赞美,我作为上海人就很自豪”。

  他还与记者分享了他和同事们工作中最大的烦恼。不是别的,是轮渡靠岸后劝说游客下船,因为总有游客仍在抓紧时间拍照,不肯下船。“我们上前引导,不少游客恋恋不舍,有的会下船后再买一张船票,再坐一趟船。有的游客甚至拿着塑料瓶要求船员灌一瓶黄浦江水让他们带回去。”

  有一次,他的一位同事劝说一群内地来的乘客下船,游客们说,你们天天在外滩边工作,对你们来说没啥好看,可我们要看的呀,外滩真是太美了。李万芳说,“其实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心声是,外滩怎么也看不够”。这算是甜蜜的烦恼吧。李万芳打心底里觉得,在这样的环境上班是种福,有一段时间,他曾被借调到另一条线路上工作,远离外滩,每当轮到上晚班,看着对岸黑漆漆一片,说不出的沉闷与枯燥。

  乘坐东金线从东昌路码头出发,站在轮渡船上层的驾驶室望出去,这一路风光无限好。“外滩的变化和改革开放的变化是同步的,而我们这代人就是见证者。”李万芳指着对岸的万国建筑跟记者说:“外滩今日之美与外滩的延伸有关。”以往外滩只有一段是美的,从渡船上可以明显看到一个分界点,往南就不美了,比如,新开河这里停满垃圾船、粪船,十六铺码头这里则有一个水果批发市场,一到夏天就能闻到水果变质腐烂的味道。如今,江面大货船少了、小舢板少了,游船多了、游艇多了,南外滩与北外滩连成一线,从浦东坐轮渡驶往浦东,一条美丽的抛物线尽收眼底。还有改造前,外滩观光平台上乱哄哄,摄影的、发小广告的、卖饮料的,集聚着各类摊贩,而现在,面貌一新,硬件改善了,软件也提升了,一流设施以及管理把上海的门面擦得更亮。

  “这份工作虽然薪水不高,但有一份荣誉感,和来自各地的乘客打交道,我们代表的是上海。”李万芳的轮渡情结、外滩情结体现在他朴实但又真挚的话语里:“轮渡的衰落是自然淘汰,不过,东金线这条线路一定会永远存在,只要线路开一天,就要把服务做好,我准备在这条线路上干到退休。”

评分

参与人数 1老年币 +5 收起 理由
吴焱金 + 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9 11:0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评分

参与人数 1老年币 +5 收起 理由
平淡之 + 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银龄网 ( 苏ICP备16036262号-5 )|网站地图

GMT+8, 2019-1-17 23:24 , Processed in 0.079462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